首页 » 热门文章二 » 男子因佣金被拖欠起诉合作者 涉非法期货交易被判败诉

男子因佣金被拖欠起诉合作者 涉非法期货交易被判败诉

合法签署协议后是否万无一失?事实证明,并非所有协议都是有效协议。最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确认该协议无效一事进行了纠纷。法院认为,以合法方式隐瞒非法目的的协议是无效合同起诉非法经营期货,并且无效协议从一开始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案例

期货交易佣金引起的争议

天津的交易所是金融投资服务平台。其主要业务范围包括矿产资源产品贸易以及市场运营和管理服务。它有许多会员单位,天津矿产资源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矿产公司”)是其注册会员之一。

2010年底,金,林波(化名)与另外三人共同投资在惠州成立了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惠州投资公司”),该公司为二级代理商。上海一家矿业公司的总部。通过矿业公司的交易系统,可以代表客户在天津的交易所进行交易。

2014年底,林波与金进签署了《商业合作协议》。双方同意,林波负责提供业务信息和介绍客户,金的客户服务负责跟踪在平台上为林波服务的客户的交易活动。 Lin Bo可以随时检查Lin Bo客户的交易状态和平台的佣金返还。金某按约定向林波支付了业务费用,并且双方同意金某应基于交易佣金(交易费,根据每手进出的每笔交易的总金额)林波在其交易平台上的客户。 )全部归还给林波。如果未按金额付款,Jin需要根据延迟付款的三千分之一向Lin Bo支付罚款利息。

签订合同后,林波介绍客户蔡进入上海一家交易所的交易平台进行交易。 2015年,蔡在该平台上创造了246万元的交易费。扣除9%的税后,Limbo可获得的总佣金超过23 3. 80,000元。但是,金仅向林波支付了187万元的佣金。

在Limbo看来,合同也已经签订了,那么如何确定和更改事情呢?林波以纸质申诉将金先生告上法庭,要求履行该协议,并命令金先生支付剩余的佣金32万元和罚款35万元。

Limbo出乎意料的是,法院判决该协议无效,Limbo败诉。

法官的陈述

非法期货交易因违反规定导致该协议无效

Limbo为什么败诉?重点是“合同”。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从行为的表象上发现,林波与金所签署的《商务合作协议》符合法律规定,但该协议行为只是一个表象,所隐瞒的是该行为的执行。那些政党,那些派对。非法行为。

尽管本案的《商务合作协议》并未在内容中规定证券经纪的相关内容起诉非法经营期货,但可以确定,双方签署的《商务合作协议》所涉及的业务是基于相关的证据,双方的请求和法庭开庭的确认。是证券业务,涉及的平台是指天津矿产交易所的交易平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 《期货交易管理规定》也对期货交易作出了有关规定。包括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或者变相设立期货公司从事证券业务。

但是,经调查后,天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天津矿业公司和惠州投资公司的业务范围不涉及证券业务,不具备期货交易实体的资格,并且涉及的交易平台未经国务院批准或批准。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上述公司的期货交易为非法期货交易,即《商业合作协议》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协议无效。同时,《商务合作协议》规定,林波将提供业务信息并介绍客户,金将支付业务报酬或佣金。从表面上看,这是一项普通的经纪协议,但从本质上讲,两方之间的协议的目的是将其他人介绍给非法期货交易平台。进行非法期货交易以实现自身利益,是为了合法掩盖非法目的,应依法视为无效。

法官提醒说,中国的证券市场已经发展了将近30年,其监督管理体系和法律制度也在不断完善。但是,普通百姓对期货交易仍然知之甚少。大多数投资者从事证券,股票和股票交易。委托财务管理时,应注意:目前,中国对证券市场实行严格的行业准入制度。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或者变相设立期货公司从事证券业务。期货从业人员必须取得《期货从业人员资格证书》;禁止在依法设立的期货交易所,国务院批准的其他期货交易场所或者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期货交易场所以外进行期货交易。

惠州日报记者刘一端,通讯员唐自奇和沉其军

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惠州市供电局惠州市法律宣传处宣布

我来帮TA回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