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文章二 » 从46份不起诉决定书总结外汇、期货类涉嫌非法经营罪的无罪辩点

从46份不起诉决定书总结外汇、期货类涉嫌非法经营罪的无罪辩点

从46项非起诉决定中总结了涉嫌在外汇和期货中进行非法商业活动的无罪点

张毅:负责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辩护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的中层合伙人

张春:经济犯罪案件的辩护,广强律师事务所经济犯罪辩护研究中心核心律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欺诈性购买外汇和非法购买外汇的刑事案件中若干法律具体适用问题的解释(发〔1998〕20号),9月1日1998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非法资金支付清算和非法外汇交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发〔2019〕1号)。违反国家规定的,买卖外汇可能变相实施,如果买卖外汇等非法外汇交易扰乱了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根据民事第225条第4款的规定,对从事非法经营罪处以刑罚。法律。

作为一名研究和解决经济犯罪的律师,为了说服案件处理人员在处理非法外汇业务犯罪过程中采取辩护观点,笔者输入了关键词“外汇交易”。 ,非法经营,不起诉决定,2019年”进行了搜索,截至2019年11月23日,共发现46项关于非法经营罪的非起诉决定。通过对文件的分析和总结,共有9项总结了纯真和轻防御的要点,以供案件处理时参考。

一、法定无罪

《刑事诉讼法》第177条第一款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01条(试行)规定,认定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违法犯罪。程序法在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之一中,首席检察官或检察委员会应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一)并非以赚钱为目的,并且该行为也不具有商业性质

案情:刘霞违反了国家关于在指定的商业银行和交易中心进行外汇交易的规定。他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联系张某(被裁定),并按当期金额十次共支付了44.5万美元。将该银行的外汇汇率兑换为张XX,以换取人民币2,889,035元。

无罪理由:虽然违反了国家外汇管理条例,将外汇兑换成他人,但是外汇兑换是由他经营的外贸公司的钱产生的,外汇兑换不是为了蓄钱的目的,而他的举止不是商业性质(文建检察院行不字[2019]第1号,文建检察院行不字[2019]第2号)

([二)法律变更-由于司法解释的变更,不具备民事责任的条件

案情:犯罪嫌疑人未经有关部门许可,在各省创建了一些个体工商户,然后在上述地点使用了这些个体工商户,例如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和民生银行。 CCB代理存储固定的POS机并绑定个人开设的相应CCB帐户。犯罪嫌疑人通过特快专递将上述POS机,装订好的银行卡和网上银行设备寄到了香港。香港的收款人使用上述设备针对香港的内地游客进行非法外汇交易,并按照每台POS机进行交易。每月向犯罪嫌疑人支付2000元的标准费用。

无罪理由:由于司法解释的变化,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 (云监宿兴部[2019] 10号,云健行复[2019] 7号,云健行复[2019] 6号,云健行复[2019] 9号。云南检察院刑事提起公诉[2019] 12号,云建检察院刑事提起公诉[2019] 11号,云建检察院刑事提起公诉[2019] 8号,云建检察院刑事提起公诉[2019] 13号杏不理〔2019〕6号)

(三)没有找到具体数额,现有证据很难否认非法所得超过10万元(立案标准)

案情:潘某家(另一案),潘某一(另一案),卢某(另一案),卢某(另一案)被预谋挪用出口退税山东**羽毛有限公司为此目的使用犯罪手段,例如虚报出口商品的价值和订立出口协议,以骗取该国的出口退税。后来,为了弥补外汇收入的差异,潘Pan和潘Pan负责向卢X提供人民币,卢X则负责联系“地下银行”人员马X,马X和其他人。非法外汇交易,陆霞负责与马某家和马某宜对接。在马某甲和马某B收到人民币并支付一定收益后,他们被分割并移交给了马某B,马某丁,孙某,马某E等,而马某B,孙某等实际上由香港公司伪装成海外客户,并将外汇转入江苏**羽毛有限公司的帐户。

无罪化的原因:2019年1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涉嫌非法支付,结算和非法外汇交易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应确定非法经营活动的“情节严重”:(一)非法经营额在500万元人民币以上;(二)非法所得数额在10万元人民币以上;事发当日人民币对欧元的汇率是47万元(约合300万元人民币),不足以解释中规定的5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违法营业额。保安部门尚未核查冯XX的非法经营收入的具体数额,现有证据难以否认其非法经营收入的数额。超过10万元人民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75条第4款的规定,已决定不起诉冯斌。 (八检[2019] 2号)

二、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没有指责

《刑事诉讼法》第175条第4款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03条(试行)规定,如果证据不足且不符合指控条件起诉非法经营期货,则首席检察官或检察委员会决定应做出不起诉的决定。

([四)现有证据仍未能否认有合理理由怀疑个人订购外汇

案情:未经指控的吴某某非法下令被告黄某某为南安市定购319,374 5. 4美元和2,000欧元**未经国家行政总局许可,该石材工业有限公司外汇交易公司从俄罗斯和其他国家订购了大宗商品。

无罪理由:被告人吴某某是福建省南安市**石业有限公司的财务人员,他的公司确实有外贸业务,需要外汇支付,外汇付款账户的确是福建省南安市**石材实业有限公司的营业账户。尽管无罪被告人吴某某未能提供购汇协议,进口货物托运单,报关单等证据否认外汇令的目的,但现有证据仍未能否认其合理性。怀疑他为自己购买外汇购买辩护。因此,该法院始终认为,未告吴XX涉嫌非法经营罪的犯罪事实尚不清楚,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 (南京金知行[2019] 5号)

(五)两次返回补充调查,发现犯罪事实不清楚且证据不足

案件事实:与台湾** incI(以下称“财务”,在波多黎各注册)签订了渠道代理框架合同,并成为“财务”在国外的二级代理,专门从事在发展国外客户中进行外汇汇率交易,从中收取交易费用。自2017年3月8日起,“ **管家”公司通过在线宣传和朋友介绍为**金融开发客户从事非法外汇交易。聂XX(未指控)被“ **管家公司”授权在连云港市海州区设立运营中心,并通过互联网推广和朋友介绍在“ **金融”领域发展了投资者,并成为“ **财务”“国内代理团队负责人。”聂某某介绍了未经指责的朱某某,参与了“星汇”的投资,带动了连云港地区投资者的发展,获利5万元。

无罪理由:经本院审查和两次复审,本院一直认为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法律规定。指控的要求。 (海监苏兴部苏〔2019〕64号)

三、不提起诉讼-犯罪未成年人

《刑事诉讼法》第177条第二款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06条(试行)规定,人民检察院无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修改刑期。轻微犯罪。如果减刑或减免了刑罚,则首席检察官或检察委员会的决定可以做出不起诉的决定。

([六)构成非法经营罪的重犯,但由于其级别较低,因此在共同犯罪中起着很小的作用

案件事实:未能获得相关金融业务资格,没有进行财务分析和市场分析,诱使投资者对金盛金融的“黄金,原油,外汇和指数”等国际金融题材进行投资押注它代表的平台是买,买,买,平台使用欧元作为交易单位,而港元对人民币的固定汇率为1:0. 68。该平台手动从客户交易的每1手交易中扣除50美元的手续费(即1,000美元),然后将其中的70%(即35美元)作为收入退还给代理商。它还从金盛金融平台获得了高额佣金返还,共发展了464个投资者。存款金额达到了48653 9. 06美元,折合人民币330846 5. 608元。

无罪的原因:黄魔嘉是非法经营罪的重犯,但由于其较低的水平,他在共同犯罪中起着很小的作用,因此他决定不起诉黄某某(南市青年检察官)不起诉[2019] 244号《南市清建行第[2019] 243号》,《南市清建行府第[2019] 242号,南市清建行[2019] 245号)

([七)犯罪是轻微犯罪,具有累犯性。

案情:何××和詹××谈论非法外汇盗窃案,双方同意詹××将帮助联系海外客户以及深圳**电器有限公司和深圳**电子有限公司。 ,有限公司买卖外汇。当天,港元对人民币的汇率比从詹XX的订单高出4%,并同意将向詹XX支付每笔外汇订单200元人民币。何某某安排公司业务员黄某某与詹某某联系,负责订购外汇。并安排胡XX(在另一种情况下处理)将需要订购的外汇数据通知黄XX,黄XX将根据胡XX提供的数据与詹XX联系,然后再与詹XX联系。将安排海外客户转移外汇。在黄某指定的黄石**进出口公司的外汇账户中,詹某订购了总额超过20万美元的外汇,詹某获利超过1000元。

无罪的原因:未告詹某(Jan XX)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5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较轻且具有累犯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5条,根据第37条,无需更改刑罚。 ([2019年第7号眼睛)

([八)在共同犯罪中处于次要地位,已投降

该案的事实:**该公司先后代表兰州西部商品交易中心和北京中能大冶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国国家投资公司”)代表中国证券交易所批准。监管委员会和其他国家主管部门。经营证券黄金和白银。 2014年底,由于“中国能源投资”被公安机关逮捕,金先生委托宁波**软件开发有限公司租用第三方服务器,联系了第三方支付平台。 “魔宝”和“欢讯”开发出虚假的“美国皇帝银行”期货交易平台和账户交易系统等,作为公司的期货交易系统。它还会组织公司的市场总监,销售人员,代理商和其他员工来招募公众。同时,它使用保证金交易以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同交易,从而允许交易者通过对冲和清算头寸来关闭交易,并非法从事欧洲交易。 ,外汇,黄金,白银等期货交易。 “美国皇帝银行”交易平台上显示的证券报价与国际报价基本相同,但交易数据未与外部系统连接。系统中发生的交易是内部交易,交易资金尚未流入该国的正式资本市场。

无罪的原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77条,犯罪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发挥了辅助作用,并已自首。对于第二段,决定不提起诉讼。 (文龙健公诉字第[2019] 83号,文龙健公诉字第[2019] 82号,文龙健公诉字[2019]第87号起诉非法经营期货,文龙坚公诉字第55号。 [2019] 83号文隆健起诉但未起诉[2019] 90号)

([九)犯罪是轻微的,危害不大,而且是附属的,没有重犯,因此无需指控

案件事实:未经指控的李某家已多次与东莞市君迪针织服装有限公司非法兑换港元,该公司的财务官许某美给李某家打了电话。双方确定汇率后,徐××使用自己,范国雄等人的建行账户将人民币汇入李××指定的建行账户,李××通过陈××将兑换的卢布转给香港君迪公司((××××××××××××××××××××××××××××××××××××××××××××××××××××××××××××××××××××××××××××××××××××××××××××××××××××××××××××××××××××××××××××××××/×///////////////) (或者另一种情况),或者徐××通知李××从公司获得港元本票,然后李通过他自己的建行账户或陈××将相应的人民币汇给徐××和范国雄。建行帐号。涉案金额为188.04万元。

无罪的原因:构成非法经营罪;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犯罪是轻微的,危害不大,是同谋,没有重犯。 (东夷区发〔2019〕9号)

我来帮TA回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