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大学生理论社团研究性学习的内在逻辑-2019年教育文档 - 下载本文

论大学生理论社团研究性学习的内在逻辑

高校理论社团(又称红色社团、马克思主义社团)是在大学生和研究生间以学习、研究、创新理论为主的学生组织,是学生自主学习、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方针政策、时事热点的主阵地。在理论社团中开展研究性学习,这与社团自治,与大学学习的实践性、参与性、创新性等特点不谋而合。因为研究性学习凸显了学习者的创造性、批判性、主动性,即在掌握理论知识“是什么”的同时,着重探究理论知识内隐的“为什么”、“怎么样”。实践证明,只有把握理论社团中研究性学习的规律特点,才能把理论社团建成一个高效益的学习型组织,提高社员的素质能力,真正引导大学生学会做人、做事、做学问。 一、社团自治:研究性学习的主体场域

自治性是社团建立和发展的最大特点,自治权是社团存在的基本要素。我国《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国家保护社会团体依照法律、法规及其章程开展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干涉。高校学生社团一般经团委(社联)备案,由学生自发组建,如社团负责人的选举、社团的日常运营、社团活动的开展等,都由社团成员自我组织、自我管理。具体到理论社团的活动中,无论是课题方向的选择、研究主题的圈定,都由全体小组成员讨论决定,共同完成。在学习方法的选择上,社会调研、查阅文献、案例举证、现场辩论、专家讲座、分组汇报等,都可以灵活取舍。

以笔者所指导的理论社团为例,成员来自不同年级、不同专业,在分工与合作的学习、研讨过程中,势必要相互了解、消解隔阂、求同存异。此时,更要突出主动学习、研究性学习的特点,以此彰显社团的活力与魅力。每一个学生既要立足自身,也要善于形成合力,以多角度的理论解读来揭示学习素材、研讨主题的丰富性和深刻性。

学习的实质是主客体相互作用过程中主体建构意义的过程,是一种内在心智转化过程,而过程的在场性能有效防止任何替代性。在研究性学习中,知识不再是文字的堆积,而被看作是个体对于世界意义的建构,学习者被看作是实践性的自由存在。“学习者内在于知识的生成,与知识构成一个共同的世界,学习因而是学习者与世界际遇时意义自由展现的历程”。社团自治为成员的研究性学习提供了最大空间,在社团的自主性学习过程中,学生逐步学会设计调查问卷、分析数据、得出结论;学会主动观察与思考提问,并能指出问题核心;学会活动组织、分工协作、邀请专家、宣传交流;学会倾听与鉴别,分析与比较,形成一家之言。在此过程中,学生的认知学习(主要分六个层次:知道、领会、运用、分析、综合、评价)、情感学习(主要分为五个层次:注意、反应、价值化、组织、价值体系性格化)、技能学习(主要分为七个层次:知觉、准备、模仿、熟练、复杂化、适应、创新)能有效融合在一起,使学习和成长相得益彰。

与课堂授课相比,理论社团中主动性学习的优势在于学习过

程的参与性,“直接得到的总不能是一个观念,只有当他亲身考虑问题的种种条件,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时,才算真正的思维”。参与式学习能够打破传统的、单向度的教学活动,使学生能够客服客观外在条件对自身学习活动的种种限制与束缚,真正使自己成为学习的主体。实践证明,研究性学习中学生的实际参与、合作、体验和操作等活动,能够逾越学科屏障,内化和类化各学科间的知识,进而从认知、行为、情感等方面形成对知识的整体性把握。在自主性学习过程中,理论社团是学生自编、自导、自演的舞台,能够彰显个人化的理解、反思、感悟,突出学生个体经验过程的能动性及与对象的互动性,真正实现主动与受动的统一。

当然,由于社团成员在知识背景、专业方向、成长经历等方面存在差异,加之学生的知识水平、能力经验还比较有限,活动组织的过程、研究探讨的结果可能并不完美。但重要的是学生在研究性学习的过程中是否学会独立思考、独立判断、果断选择,从而获得知识或结论。遵循建构主义的学习理论,在研究性学习中应更加关注学习者如何以原有的经验、心理结构和信念为基础来建构知识。因为个体在进行理论探究时,头脑中并不是空的,先前的生活和学习经验已在头脑中保存着一定的认知图式。在研究性学习过程中,学生能够通过与外界环境的相互作用,建构新的、具有创造性的认知图式。

二、兴趣爱好:研究性学习的原始动力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协会、社团多是基于成员的共同志趣目标而建立的,高校学生社团的创建也是根源于大学生的共同理想目标和价值追求。但我们要客观、清醒地认识到,理论社团只是大学的“选修课”,不是“必修课”,若非自愿,实难强求。兴趣爱好是维系理论社团学习活动的纽带,是社团生存发展的原始动力。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以“好读书,读好书”、“好学习、学好习”为兴趣才能真正掌握知识,培育能力。人天生的好奇心能自发推动个人寻求知识、真理、智慧,尤其是对风华正茂、争强好胜的大学生而言,认识的事物越来越多、获取知识的途径越来越多,内在兴趣与好奇心和求知欲交织在一起,尝鲜的心态、好胜的信念愈发强烈。以爱智求知为初衷而加入理论社团的大学生年龄相仿,大多有着相似的社会阅历、知识水平以及人生经验,新鲜事物容易引发年轻人的“兴奋点”,一旦锁定目标和榜样,会矢志不渝地投入到学习中去。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个体对周围事物的兴趣爱好起源于自身的内在需要。个体需要是引起和维持个体活动,使该活动朝向某一目标进行,并以最终结果来维持个体生存与发展的内部动力。学生学习动机的激发与维持,同样与其需要息息相关。“在任何情况下,个人总是从自己出发的,但是由于他们彼此不需要发生任何联系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不是唯一的,由于他们的需要即他们的本性,以及他们求得满足的方式把他们联系起来(两性关系、交换、分工),所以他们必然

要发生相互关系”。从本质上讲,在认识与改造世界的过程中,学习理论能满足我们解疑释惑、开阔眼界、增长智慧、情感交往的需要。具体说来,学习理论能使我们掌握事物的固有规律而简化自己的行为方式,因为理论是对存于万事万物之中规律的抽象与概括;能使我们抓住事物的本质而拓展自己的行为空间,因为理论具有普适性与演绎性;能使我们因存疑而创新,因为学习者需要保持批判性眼光,能够发现新的问题和新的看法。从现实生活上讲,学业、事业、家业是当今大学生在校学习的三大奋斗目标,由此而带来的成绩问题、职业问题、情感问题是学生生活学习需求的出发点和着力点。为此,理论社团的建立与发展需要与学生的需求紧密联系,才能激发学生的研究兴趣。以笔者指导的理论社团为例,每年迎新季后第一次研讨的话题总是锁定为“我的大学”。研讨交流的内容既有新生的憧憬也有老生的感悟,既有大学的规划也有职业的理想,这些都为大学生充实大学生活、开启崭新人生启迪智慧。

兴趣与需求的多样性要求理论社团需树立“多元化”思想,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从社团成员上看,需要最广泛地吸收志趣爱好相投者,营造兼收并蓄的氛围。从学习内容上看,“理论”要有意识形态的成分,但不能仅仅限定在政治领域,既要涉及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等方面知识,也要从经济学、法学、心理学、伦理学、社会学等不同学科角度解读同一问题。以笔者辅导的“明理学社”(大学生理论社团)为例,社团设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