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IS1右移至IS2 而LM曲线不变 这样,IS-LM模型预测经济将从点 - 下载本文

如图所示,政府支出的增加将使IS曲线右移,由IS1右移至IS2。而LM曲线不变。这样,IS-LM模型预测经济将从点A移至点B,GDP增加,利率上升。这也正是1965年至1966年美国的实际情况:GDP从24710亿美元增至26160美元,增加了1450亿美元,三个月期间国库券利率从3.95%升至4.88%。

当时的一些经济学家提出,应该提高税收以免经济过热,并使IS曲线重新向左移动以降低利率。但约翰逊总统认为通过提高税收来支付越来越不受欢迎的战争,在政治上是行不通的,因此直至1968年仍未提高税收。而到那时,过热的经济已造成通货膨胀和前所未有的高利率:1968年通货膨胀率为4.7%,1969年达到6.9%,三个月期国库券利率升到1968年11月的5.45%,严重影响了经济运行,使美国逐渐陷入“滞胀”困境。

美国经济在经历了战后第四次经济危险后,出现了1961-1969年较长时间的高涨。这固然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周期性,但主要是美国政府加强对经济生活干预的结果。美国发动越南战争,大大加强了国民经济的军事化,军费支出急剧增加,同时还实行了其他一系列刺激经济的膨胀政策,越南战争对美国的影响无论从政治、军事、外交和经济上讲都是巨大的,费用庞大的军事开支消耗了大量的国民财富。越战期间美国爆发了1969年10月至1970年11月的经济危机,越战结束后又爆发了1973年12月至1975年4月战后最严重的经济危机,随后出现了70年代中期以来的‘滞胀’,越战后美国工业生产在西方世界的比重1976年为36.3%,1971年美国对外贸易出现了自1888年以来第一次逆差,1980年外贸逆差高达322.5亿美国,70年代以来外国资本和商品也打进了美国。

巨额军费支出对这段时期美国工业生产的增长起着一定作用,尤其是1965年扩大越南战争后,约翰逊政府大量增加军费,1961财政年度军费支出为482亿美元,1965年度已达547亿美元,1969年度更增至855亿美元。国防部军事订货阴之激增,1961-1965年每年为二、三百亿美元,1966-1968年增至每年400亿美元以上。在军费支出和军事订货不断增加的刺激下,1961-1968年军用产品生产增长了135.5%。

除了增加军费外,美国政府还扩大政府其他支出,使得联邦政府财政不断出现赤字。按照联邦政府同意预算计算,1961-1968年每个年度都有赤字,累计达605亿美元,其中1968年一个年度赤字就达到252亿美元。弥补财政赤字,不外是增发公债和加印钞票。联邦公债到1968年底已达3476亿美元,其中1961-1968年发行613亿美元。1961-1968年货币供应量增加40%。1968年底数额达2016亿美元。美国政府还一再放宽信贷,为“过剩”商品开辟市场。1961-1968年住房抵押贷款增长64%,消费信贷增长91%。这种“寅吃牟粮“的办

法, 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商品销售。

扩大越南战争,大量增加军费和实行膨胀政策的结果,首先是美国垄断资本的利润飞跃增加,纳税后公司利润从1961年的272亿美元升至1968年的478亿美元,增加了26%。一些重要产业部门利润增加不断扩大,1961-1968年固定资本投资总额达5391亿美元。另据新厂房和设备支出指标,1961-1968年总投资额也达4133亿美元,其中制造业投资134亿美元,这是美国战后企业投资持续增长时间最长的一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

越战期间美国商品市场的资本需求以及货币市场的货币需求非常的巨大,但美联储在几乎没有变动货币供应量的情况下,已不能保持商品市场与货币市场的供求平衡,根据IS-LM曲线,导致利率上升来抑制商品市场和货币市场的旺盛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