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礼”的人类学、伦理学解读 - 下载本文

“割礼”的人类学、伦理学解读

文章作者:冷烛

在古代阿拉伯部落以及古希腊文明中以生命献祭神祗在异外教徒世界是很平常的事,冈比亚河流域的部落民族,最早期的生存体验使“割礼”沿袭了一种非传统伦理的“神圣”概念,这是最先的原始人对自然的畏惧表现,从图腾宴开始,到圣餐到割礼,它们之间无一不表示着一种自然力崇拜的有机链。因为那时还没有产生记载传咏的文字,仅仅有口头文化一代一代相传,各个民族的神话和传说中流传着无数先民的故事,比如汉民族史诗《黑暗传》这样的说唱文本。这里,原始部落文明表现出对“神圣的不可触摸的”自然力的敬畏以一种原始巫仪存在,这一时期不知道具体有多久,然后进入到图腾崇拜时期,这个图腾来源于部落里的某种神秘动物。

图腾崇拜的下一步便是受崇拜物的人形化,在某一历史时期,女神出现过渡到父系时代的男神崇拜。最初的割礼是个体本能的放弃和修炼后的肉身灵性的进步,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统一传承的宗教仪式和戒律可以帮助个体抑制或控制感官知觉的以及抽象思想的混乱状态,是灵性对理性的胜利,更确切地说,割礼后来变成的部落文化礼仪充当了一种戒律的类似作用,是一种伴随着心理学必然结果的本能性放弃。(1)

因此,对于自身的肉体的罚舍可以追溯到古带祭祀礼仪中割去肉身的某一部位献给自然神,这里,个体突出了由原始人开始向人格人转变的这种伦理叙事的表象。

女神崇拜

大约五千年前,在两河流域的古埃及以及古巴比伦的一些城帮和中国的殷朝到周朝曾经大力崇拜过女神,后来因为战争以及与自然的抗争,主要转向战神和自然神崇拜,这在一神教的诸多国家的出土文物中可以看出来。而在古代部落,宗教仪式不是个人的事,从一些流传下来的古代阿拉伯典籍中,当读到神性的“智慧”离开神,漫游世间寻找人性时,很难不想到异教的女神如伊斯他尔,爱娜特和爱西丝,她们也都曾在救赎人类的任务总,从神界外降临尘世。后来,所罗门王督促人们抗拒环绕自己民族的希腊文化的诱惑,认识到必须保持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信任,他认为构成真正智慧的是对耶和华的敬畏,而非殖民的希腊哲学。

所罗门王用希腊文字来表述仪式的内容,把“智慧”神人格化,并论证它不能与犹太人的神分开:

 “智慧”是神的能力的气息,  是至高者荣光纯粹的散发,  因此不洁之物不能接近她。  她是永恒之光的反映,  是神积极能力的无垢之镜,  是她的善良之肖像。(2)

祖先崇拜和生殖崇拜以及古希腊文明

在上古民间,从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出土的古陶器画上,可以看出很多变形的生殖崇拜图案。在叙利亚民间有“子宫节”,每逢节日,也举行类似的祭祀仪式。这些都是古人对女性生殖器崇拜的表现。后来游牧部落在生活中逐渐过渡到父系社会群居,这时期,他们发现如果男子不同女子性交,女子就不会生孩子。于是部落人认为男性才是创造生命的主宰。女神崇拜逐渐为男根崇拜所取代。这一时期的祭祀文化以及礼仪原始宗教,开始以生殖崇拜为主,中国上古居民就有祭祖的习俗,而“祖”字来源于“且”——男性生殖器的象形文字。

公元前3~前2世纪,古希腊人曾制作和供奉硕大的男性生殖器石雕。据考证,古代叙利亚妇女把木雕男性性器佩带在身上作为护身符。古埃及最著名的金字塔,也代表了男性生殖器崇拜,因为金字塔的形状和男性阴毛的形状极为相似,与女性的阴毛则有显著的区别。类似男性生殖器造型的建筑在世界上许多地区都不难见到,如印度的佛塔、印第安人的图腾柱以及中国的华表等,无不带有男根崇拜的象征意义。在原始墨西哥部落居民间更为平常。

几年前在希腊底庇斯发现的令公众惊奇的地窖中的圆柱形印章并没有使考古学界震惊,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在希腊大地上将会发现众多的此类物品。这个圆柱型代表着一中生殖崇拜的图腾,二十世纪早期英国考古学家吴雷在叙利亚奥隆特斯(Orontes)河口附近阿尔•敏纳(Al Mina)的挖掘,证实至少在公元前九世纪末期以前,优卑亚岛上的希腊人就已来到此地(当时可能叫Posideion),原始科林斯风格\(约公元前720-前640年)时期的陶器,就有明显地存在东方痕迹。这些东方化的陶器普遍采用东方纺织品或金银工艺品上撷取的鱼网图案和柱型图案、动物形象及神话人物。公元前八世纪时才被突破,那时希腊人走出

了他们的\黑暗时代\,并再次被东部邻居的杰出成就所震惊。这一时期,迦南的腓尼基人把字母传给希腊人,而腓尼基字母又是从埃及象形文字演化来的,后来希腊字母又演化成拉丁字母,并最终成为西方各国的字母,然后用文字在羊皮上来记录宗教典籍和经书。随后希腊文明进入鼎盛时期,尤其是对东方文字的影响深远,古印度语言梵语的词汇\书\、\笔\、\墨水\等源自希腊语。水力磨房据说是希腊人米特罗多鲁斯(Metrodoros)传入印度的;在帕提亚的尼萨宫廷,酒杯上刻着酒神故事,宫中装饰有阿芙罗狄特、赫拉克力斯、赫拉的雕像,还上演希腊的戏剧。(3)

在公元三世纪前的印度,希腊文明经由西亚地区传入,形成了世界美术史上著名的犍陀罗艺术(因为它盛行于阿富汗和印度间,以白沙瓦为中心的犍陀罗艺术)。印度的佛教,原来是没有偶像的。自从希腊文明传入,佛教仪式里也有了偶像。而偶像的塑造,最为突出,最富有希腊色彩。犍陀罗艺术后随佛教传向外传播也深深地影响了中国、日本、印度和印尼的佛教艺术。公元前三世纪末至前二世纪初,塞琉古将领Euthydemus据大夏和粟特独立,他和他的儿子狄米特里(Demetrius,死于公元前167年)向四周塞种人地区、安息和大宛扩张领土。帝国扩张到中国的新疆(突厥)和弗林尼(They extended their empire even as far as the Seres and the Phryni.)。因此,在新疆出土的佛像上刻有太阳神装饰。

割礼的起源

这里应先上溯到公元前十世纪在上古的周王国就有了原始宗教的女神崇拜,伏羲与女娲共同发明琴瑟,创作乐曲,以用于礼仪、宗教、占卜、巫术等活动。《三国志》卷四十一诸葛亮说“石交之道,举雠以相益,割骨肉以相明,犹不相(许)〔谢〕也,况吾但委意於元俭,而君不能忍耶?”这里的割骨肉就是一种礼仪。古代某些原始民族或游牧部落里,以为割去“性”的肉身替代物的这一仪式随部落文化传承下来后,慢慢演绎成一种部落文化,部落人以为借这种仪式可以使个体在未来“理想生活”中变得如理想希冀的生活一样一帆风顺。原始人早期的雕刻都以女神为主;古印度民间有祭祀加兰女神的习俗,祭祀时以一裸体女人作为代表,其性器接受祭祀人的瞻仰膜拜。

割礼的起源还要比古埃及祭司更早,割去包皮在耶稣诞生前很久就存在了。在人类繁衍到父系氏族时期,人类在古大陆上分成很多小小的群体部落生活,每一族都受到一个强壮的男性统治,具体不知道父系氏族统治延续了多久,那时还没有发展出语言和文字的艺术,只

有原始歌舞和代表意思的图像来表达部落礼仪,这里在今天新疆的伏罗契地区的古岩画群就有记载古人类祭祀打猎的图像。那时期,所有的女人都是这个部落首领的妻子,包括他的女儿,以及女眷,以及从其它部落捕获的女性,他的儿子们的命运十分艰难,如果成年的儿子们与其他女性的成年交合激起了部落首领的醋意,他们就要被杀害、阉割或驱逐,因此,当部落首领年老时,这一权利的继承就落到了那些能打败旧首领的或最勇敢而年幼的儿子身上,这个儿子必须在巫歌的祭祀中举行隆重而虔诚的“割去某一特殊部位”的活动,此时就产生了原始的“割礼”仪式,并在部落里沿袭下来。礼科尔启斯人、古埃及人和埃西欧匹亚人是从远古以来实行割礼的仅有的几个民族。

公元前三千年左右,在地中海世界东部的爱琴海一带,产生过一个繁盛的克里特文明,这种文明同亚非大陆的关系非常密切,深受西亚和埃及诸文明的影响,而当时的欧洲“希腊地区”还是一个蒙昧未开化的区域。和希伯来人不同,希腊人和美索不达米亚自身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在迈锡尼时代,希腊人和美索不达米亚人的近邻赫梯人、迦南人有着密切的政治、经济之联系。通过南安那托利亚的城市、迦南、塞浦路斯和克里特传送着物质与精神的财富──毫无疑问,这些东西将在希腊土壤中扎根。克里特文明留下了很多雄伟的建筑万神庙,这时期的原始宗教里就存在了一些祭祀礼仪,比如一手提泥刀,一手提羽蛇。

事实已经证明:东方的各种文明--苏美尔文明、埃及文明、赫梯文明、巴比伦文明、希伯来文明以及印度文明等等--对古希腊文明都有较大的贡献,尤其是赫梯文明扮演了古代东方和古代欧洲的桥梁作用。早在公元前三千多年以前,在今日所说的近东一带,包括美所不达米亚、小亚细亚、叙利亚、巴勒斯坦、埃及等地区,就已建立了高度发达且严密的政治和文字系统以及宗教伦理的国家。

公元前2000多年。腓尼基人和巴勒斯坦的叙利亚人自己都承认,他们从埃及人那里学到了这个风俗。而在铁尔莫东河与帕炽特尼欧斯河沿岸地带居住的叙利亚人以及与他们相邻的玛克罗涅斯人则说,这种风俗是他们最近从科尔启斯人那里学来的。排他性的一神教阿顿神教早在公元前1300多年就已经在埃及建立。(4)

在古埃及,这种手术是司空见惯的,古犹太人立誓时一手向天,一手握性器以示庄重;他们素有割礼的习惯,往往将割礼同祭上帝的仪式一起举行,通常是在割礼之后将割下的包皮再用于祭上帝。

那时期耶稣自己和他的十二门徒也曾同行割礼。在圣经里,最早提到割礼的是在《创世纪》的十七章十一节:“你们都应割去包皮的肉,作为我与你们之间的盟约的标记。”在那时,动手术的工具是磨利的石块,就如同在《出埃及记》第四章二十五节所载:“漆后辣(Zippolah)拿了一块锐利的石片,将他儿子的包皮割下,掷到他的脚下说:“你真是我的血郎(bloody husband)。” 这种锐利的石片至今仍被大多数原始民族使用,比较进化的部族就用碎玻璃片。在犹太人中,割除包皮是由专业祭师手持行割礼时的特别钢刀来施行,这种祭师叫墨赫尔(Mohel ),他们唯一的任务是割除包皮。他替出生才八天、蠕动不安的婴孩动手术,没有几个现代外科医生愿意这堋做。

一神教里的割礼

到了公元六世纪,古阿拉伯民族创立之初,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在《圣经》中亚伯拉罕有个和妾夏架(Hagar)生的日子以实玛利(Ishmael)遭到了撒拉(Sarah)生的儿子以撒(Isaac)的嫉妒和驱逐,后来亚伯拉罕和以实利玛合力建造了圣寺克尔伯,也就是阿拉伯民族的第一座一神神庙,以实利玛成为阿拉伯人的祖先,在公元624年的1月,穆罕默德下令穆斯林向麦加而非耶路撒冷朝拜,伊斯兰教宣告诞生,其实,穆罕默德创立的这种新的宗教其实是回归到亚伯拉罕创立的原始宗教,此时期割礼是存在于社群和部落中的。

到了中世纪后,随着东西方文化的交融逐渐出现了一些替代礼仪文化.如公元前332年马其顿的亚里山大击败大流士三世(DariusIII),希腊人开始殖民亚洲和非洲,非洲文化因此受到了冲击。希腊人在加沙(Gaza),安曼(Amman)和黎波里(Tripolise)以及推罗(Tyre)和西顿(Sidon),甚至(Shechem)等地开始建立城邦,这些城市为代表的希腊文化浸蓐着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和离散流亡的犹太人,他们学习希腊文,甚至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希腊文,礼仪文明也多元化,犹太文明中的割礼受到过希腊文明的影响,它试图探究最好的生活方式而非哲学的反思(5)。

 割礼在东方和西方的变化

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来看,人类最初由母系到父系,父系统治的群体被图腾制兄弟部落所替代后,又回到母系时代。当部落由女权来管理时,产生的社会秩序,道德法制以及宗教戒律要求女性尊崇某一沿袭的规定仪式作为纲领。这时候,就出现了女神崇拜和巫傩文化的

福利: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608066754”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红包加倍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

「觉得内容不错,打赏支持一下」

南京廖华

觉得内容不错,打赏支持一下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福利:打开支付宝扫描二维码领红包,可免费下载资料 微信:17702577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