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的意识起源-精品文档 - 下载本文

风水的意识起源

1.1 万物有灵

原始人类的灵魂观念,是从对自身的疑惑中产生的。在原始人的思维中,只要有生命的物体,无论动物或是植物都是存在灵魂,天地万物和人一样都具有神性。

中国古籍中有许多关于灵魂不灭的记载。《山海经?北山经》记载了关于“精卫填海”的神话:“又北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精卫的前身叫做女娃,是炎帝之女,溺于东海,不幸身亡。死后灵魂化为一只叫精卫的鸟,誓填东海以报仇。可见,女娃的灵魂是不灭的,精卫也是存在灵性的。

考古资料证明,旧石器时期人们就有了灵魂的观念。灵魂不灭的观念源于对自然和自身认识的极其有限。生产力极为低下的远古时期,原始人类对自然恐惧,对世界困惑,对自身不解,因此产生对某种神秘物质的信仰和依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睡眠时的做梦现象。西方学者认为,梦境是灵魂观念的胚胎。因为在梦境中可以从事狩猎捕鱼,生产劳动,可以打仗,可以从事在白天能做的所有事情,还能见到活着和死去的人。相信灵魂的存在,成为原始人类极为普遍的信仰。

初民们通过拟人化的思维把灵魂观念推广到整个世界,便产生了万物有灵的观念。他们认为,动物有灵,植物有灵,日月星辰有灵,山川江海有灵,由此产生了自然崇拜,而后又慢慢发展成各种神崇拜,产生了各类宗教。当初民们把这一观念应用到死去的祖先,特别是在梦见已故祖先和逝去亲人的时候,更使他们坚信灵魂的存在,由此产生了祖先崇拜。他们认为祖先的灵魂有高超的本领,能够荫福子孙,于是引发了他们对另一个世界的追求,导致了墓葬文化的产生。

风水学说认为自然界万物皆有灵性,山水有神性,山水之生气与人的祸福息息相关。南唐何溥《灵城精义》云:“宇宙有大关合,气运为主;山川有真性情,气势为先。” “气”这一范畴概念,蕴含了原始人类“万物有灵”的意识。 1.2 生殖崇拜

在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的远古时期,子孙后代的繁衍壮大是部落氏族的最大愿望,于是产生了对生殖力、生命力,以及产生生命的神秘功能的崇拜。

母系社会,初民把人类繁殖能力看作是伟大而神秘的自然力,产生了对女性器官的崇拜。女性生殖后代,大地也孕育万物。由于都具有“生育”功能,初民便把大地和母体等同看待,自古就有“大地之母”的说法。

这种“大地之母”的思想所体现的生殖崇拜观念,在风水“形势派”中有形象的表现。中国传统城市、聚落、建筑、陵墓

等都优先选址在山环水抱,河谷边缘的高爽岗阜处,这样的风水宝地山水结构整体形式恰似女阴。山通常是一个母体的象征,具备女性的一切类似功能:有生气,有胎息,有交媾之所,有孕育之穴等。而水为山之血脉,也是大地之母孕育万物的根本。处于山环水抱中的“龙穴”就是女阴的象征,阴阳二气在此相互交感,从而化生万物,最具有灵性。

何为“穴”?相传为汉代青乌子所著的《青乌先生藏经》曰:“内气萌生,外气成形,内外相乘,风水自成。内气萌生,言穴暖而生万物;外气成形,言山川融结而成形象也。生气萌于内,形象成于外,实相乘也。”青乌子认为,“穴”有两层意思:第一可以理解为穴是内气萌生之处,有生气,穴才暖,才能生万物,内气为穴之本。第二层意思为山川是穴的外气,山川的走势起伏皆为气所凝结。所以风水上定穴位的时候,必须内外相乘,完备的山川形势,才能把穴中的生气留住。

历代风水理论都把风水之“穴”看作女性生殖器的象征。唐代杨筠松所著《青囊海角经》曰:“认气于大父母、看尊星;认气于真子息、看主星。认气于方交媾、看胎伏星;认气于胎育、看胎息星……全胎、保胎、破胎、是谓作法。挨生旁气、或为脱壳借胎、或为子投母腹;脱煞逢生、或为借母养子、或为以子救母。”文中直言风水之“穴”为胎息孕育,生命诞生之处。阴阳交媾,天地交泰,山水交感之处,就是风水“龙穴”之所在。 把风水之“穴”比喻成女阴,使“穴”成为秘不示人的场

所,这也导致了风水越来越走向神秘化。 1.3 山水敬畏

混沌初开的远古时代,人类的生产力极其低下,在严酷恶劣、朝不保夕的的自然条件下,人们深深依赖于他们生存的大自然。 古代创世神话有女娲用黄土仿照自己造人的故事,这反映了中原汉民族对土地深深的依赖和崇敬之情。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海洋等也都被当作人类的始祖和保护神。这种依赖和崇拜是源自原始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对原始氏族来说,能够有利于他们生存,与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万事万物,尤其是作为生存之本的日月风雨、山河泥水,都首先成为崇拜和神话的对象。他们期待这些神能够给他们提供充足的食物和适宜的生存条件,庇护氏族的发展。

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昆仑山被认为是天帝和众神聚集的万神山,是位于天地正中的通天之山。也是风水学说中的龙脉祖山。

《山海经?海内西经》这样描述昆仑山:“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赤水出东南隅,以行其东北,西南流。注南海压火。河水出东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渤海。”昆仑山位于西北方,是天帝的下都,山上有一颗通天的大树,众神集结之所。黄河长江两条大

河均发源于此。

汉代刘安《淮南子?地形训》记载:“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建木”为上古先民崇拜的一种圣树,位于昆仑山,传说是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都广”便是昆仑山,是天地是中心。 晋代张华在在《博物志》中也说:“地部之位起形高大者有昆仑山。广万里,高万一千里。神物之所生,圣人仙人之所集也。出五色云气,五色流水。其泉南流入中国也,名曰河。其山中应于天,最居中。” 古代三部最权威的地理书籍均记载昆仑山是天地正中心,位于中国的西北方,高万米,众神集结,为天帝之下都。山顶的建木是通天之道,是众神上下的天梯。黄河长江的源头都在于此山。作为地理上实际存在的山,昆仑山位于我国西北部,号称“亚洲脊柱”,后世风水师讲昆仑山奉为万山之宗,万河之源,天下诸山皆发脉于此,是天下龙脉的祖山。

风水书籍中对昆仑山有诸多的描述。唐代的风水祖师杨筠松第一次把昆仑山定义为风水龙脉的祖山。《青囊海角经》曰:“山之发根脉从昆仑,昆仑之脉,枝干分明。秉之若五气,合诸五行。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天下所有的山脉都发于昆仑山,枝干分明,秉赋五气,具备五形。天上的生气从这里下降,地下的生气从这里上升。天地之气在这里融汇交感。昆仑山浓缩了一切宇宙生发之道。南唐何溥《灵城精义》有云:“高大如雪山齐天,不见其顶,绵亘如雪中之应,不见其来,丛集如昆仑,八方之盘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