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词解释 - 下载本文

律、两个法庭的对比。一个是法兰西国王路易十一的封建王朝,另一个是雨果虚构的乞丐国王xxx的“奇迹王朝”。前者是残杀百姓的刽子手,是用百姓鲜血树立个人威严的暴君。后者却是为解救阶级姐妹而英勇冲杀的英雄。“奇迹王朝”的法庭是十分奇特的,法律表面看来吓人,实则非常民主,他们尊重人权,真心诚意,深得人心。而法兰西王朝的法庭则是任意草菅人命,罗织罪名,栽赃构陷。

人物形象的相互对照,是《巴黎圣母院》对照艺术的精髓。侍卫长法比外表风流潇洒,英俊健美,如同太阳神一般。实际上却是一个轻薄负情的花花公子。他对爱斯梅拉达的爱只是逢场作戏,有口无心。他之所以爱慕xxx,那是因为她出于名门,又“有一笔诱人的嫁妆”。副教主克罗德外表道貌岸,骨子里却是衣冠禽兽。他企图占有吉普赛女郎,为了满足这一私欲,他耍尽阴谋诡计,最后达不到目的,就置对方于死地。另外还有畸形儿卡西莫多,他体型残缺,驼背、突胸、独眼、耳聋、脚跛,“看起来仿佛是一个被打碎了而没有好好拼拢起来的巨人像。”然而他饿内心是美好而善良的。

除了每个人物的自身对照外,还有各个人物之间的对照。比如爱斯梅拉达和克罗德的对照。前者是善与美的化身,用优美的舞蹈、和谐的歌声带给人们心灵的慰藉。而后者却是恶的代表,利用他的黑色袈裟进行阴谋活动,用他手中的教权与检察官、警察勾结,像可怖的幽灵不断追逐着爱斯梅拉达。当爱斯梅拉达要公布他的罪恶时,他无耻地说:“人家不会相信你的话的——那只能在一件罪过上再加上一个诽谤的罪名。”

再比如爱斯梅拉达和诗人甘果瓦的对照,这对名义夫妻,一个义重如山,一个情轻如毛。爱斯梅拉达曾在甘果瓦要被绞死时救了他的命,可是当爱斯梅拉达需要救援时,甘果瓦却不敢主动赴险搭救,证实了乞丐的论断:他是一个“无耻的懦夫,把拖鞋当头盔的家伙”。

拜伦式英雄Byronic hero “拜伦式英雄”是指十九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作品中的一类人物形象。他们高傲倔强,既不满现实,要求奋起反抗,具有叛逆的性格;但同时又显得忧郁、孤独、脱离群众,始终找不到正确的出路。

代表人物有《恰尔德哈洛尔德》中的贵公子哈洛尔德,他是“拜伦式英雄”的雏形,“东方叙事诗”《海盗》中的康拉德,《曼弗雷德》中的主人公等。(可展开——三个典型人物的对比)

“拜伦式英雄“是作者思想特点和弱点的艺术反映,它对于当时英国的封建秩序和资产阶级市侩社会进行的猛烈冲击,是具有进步意义的。但是他们的个人主义,无政府主义和悲观厌世情绪,又往往会给读者带来消极的作用。

一方面,他们热爱生活,有火热的激情,敢于蔑视现在制度,对社会恶势力进行反抗。另一方面,他们又傲世独立,好走极端,他们的思想基础是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在斗争中单枪匹马,远离群众,因而最后总以失败而告终。

东方叙事组诗

1813至1816年,拜伦创作出一组以东方故事为题材的传奇作品,被称为“东方叙事诗”。它包括《异教徒》、《阿比道斯的新娘》、《海盗》、《莱拉》、《柯林斯的围攻》、《巴里西纳》6部长诗。里面出现了一批侠骨柔肠的硬汉,他们有海盗、异教徒、被放逐者,这些大都是高傲、孤独、倔强的叛逆者,他们与罪恶社会势不两立,孤军奋战与命运抗争,追求自由,最后总是以失败告终。拜伦通过他们的斗争表现出对社会不妥协的反抗精神,同时反映出自己的忧郁、孤独和彷徨的苦闷。由于这些形象具有作者本人的思想性格特征,因此叙事诗中的主人公被称作“拜伦式英雄”。

世纪病

“世纪病”是孕育于18世纪末法国浪漫主义文学中的一种典型形象,风行于19世纪初,蔓延于20世纪世界文坛的一种文学现象。或者在拿破仑时代长大,仰慕父辈的战绩与辉煌,但王权和神气权的恢复使他们失去信仰,无所追求,在厌倦和无聊中打发日子;或者生性孤僻,内向,忧郁,与现实环境格格不入,在孤独的漂泊中消磨生命。都是些富有才华的人,但悲观失望,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代表了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状态。

一般认为,英国诗人拜伦的长诗《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拜伦式英雄)、俄国诗人普希金的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第一个“多余人”形象)和法国作家缪塞的长篇小说《一个世纪儿的忏悔》是19世纪“世纪病”文学最具里程碑意义的名篇,法国作家加缪的中篇小说《局外人》是20世纪“世纪病”文学的上乘佳作,而哈洛尔德、奥涅金、沃达夫和默尔索则是“世纪病”患者的典型代表。

浪漫主义作家往往从个性受到压抑,个人才能得不到发展,个人愿望和抱负得不到实现等角度,表现人物在这种矛盾状态中的感情、行动和悲剧。浪漫主义文学热衷于描写个人失望与忧郁的“世纪病”,并颂扬以个人与社会的徒劳的对立为表现形式的反抗。 【补充阅读:

一、世纪儿:理想破灭后的内心苦闷

19世纪上半期,西欧文学史上出现了一批描写“世纪儿”的作品,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有夏多布里昂的《勒内》、拜伦的《恰尔德?哈洛尔德》、贡斯当的《阿道尔夫》、缪塞的《一个世纪儿的忏悔》。这些作品中的主人公,尽管产生于不同国家、不同作家的笔下,经历和个性也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精神世界是相通的,都有者苦闷彷徨、孤独忧郁的相似病态性格,都陷入忧郁迷茫的情绪而不能自拔。众多作家对“世纪儿”进行的一种似乎是达成共识的形象塑造,使其成为一种特定历史时期内的带有普遍性的文学现象。丹麦文学史家勃兰兑斯曾说:“19世纪早期的忧郁是一种病,这种病不是哪一个人或哪一个国家所独有的,它是一场由一个民族传到另一个民族的瘟疫,就象中世纪常常传遍整个欧洲的那次宗教狂热一样。”

二、世纪病

在文学史中正式塑造“世纪儿”形象(即世纪病患者)并以“世纪儿”命名的史法国浪漫主义作家夏多布里昂,写于1805年的中篇小说《勒内》的主人公勒内即为“世纪儿”的典型代表。勒内是布列塔尼的一个青年贵族,自幼在忧郁孤寂中长大,由于失去了财产继承权,生活拮据,成为“人群中的无名之士”。由此孤独、伤感、厌世,成人后离开家乡漫游,但无论到何处,都感到孤独寂寞,慨叹自己“孤零零活在人间”,看不到任何希望。于是感到“人们都从虚无中来,亦将归返虚无中去”最后在绝望中死去。

贡斯当的中篇小说《阿道尔夫》是法国文坛上的又一个“世纪儿”形象,小说主要通过主人公阿道尔夫与情人爱蕾诺尔的重重爱情纠葛来主人公在这种烦躁生活中所具有的忧郁、孤独、寂寞、无奈的情绪,既而产生了厌世心理。虽然小说结尾以爱蕾诺尔的死亡使阿道尔夫得到解脱,但这只是形式上的解脱,并不能从根本上医治这名“世纪病”患者。

1812年,拜伦出版了长篇诗体小说《恰尔德?哈洛尔德》,由此“世纪病”传染道英国。主人公哈洛尔德出生于英国一个破落贵族家庭,终日过着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生活,终于有一天对“一切正经事,他都感到厌烦”对自己的生活感到苦闷、迷惘,感到空虚、无聊,于是便离开英国,到欧洲大陆旅行。在异国的山水中孤独地行走,在他乡的土地中孤独地流浪。但异国的风光没有给他带来一丝愉悦,反而激起无比的惆怅。面对战争中的西班牙人民,他显露了性格中可怕的冷漠。“欢乐过去,我不留恋/灾难临头,我不忌惮/没有什么值得我流泪/这却使得我最伤悲。”为了摆脱忧郁而踏上旅途的哈洛尔德的“世纪病”越来越重。

1836年,法国作家缪塞出版了长篇小说《一个世纪儿的忏悔》,将“世纪病”文学推到高峰。小说塑造了一个精神饱受折磨的法国青年沃达夫的形象。沃达夫代表了拿破仑时期的一代人,由于拿破仑帝国的覆灭和波旁王朝的复辟,丧失了可以通过自由竞争和个人奋斗获得一切的机遇,正感受着一种极大的失望。因此患上了忧郁、孤独、冷漠、无为的“世纪病”。沃达夫忧郁“一种无法形容的忧郁情结,开始在所有青年们的心中作怪。”;沃达夫冷漠,站在父亲的灵前,没有掉一滴眼泪,发出一声呜咽;沃达夫孤独“对生活沃所认识的只是爱情,对世界我所认识的只是我的情妇”“我不能设想人们除了谈恋爱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事可做”,但最后连他的情妇都背叛了他。沃达夫无为,“没有职业,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通过对以上四部作品中的主人公勒内、哈洛尔德、阿道尔夫、沃达夫德人物形象分析可以看出,身上具有一些相同或相似德性格特征,他们同样孤独、忧郁、冷漠、苦闷,这大概就是“世纪病”德基本症状。这种“世纪病”并不是一种偶发症,它的出现是和特定的社会背景、文化背景以及“世纪儿”主人公的经历联系在一起的。】

耶拿派

十八世纪末,德国浪漫主义文学最早的一个流派。这个流派的作家最早提出了浪漫主义的概念,较为详尽地阐述了浪漫主义的文学主张。他们反对古典主义,要求创作的绝对自由,放纵主观幻想,追求神秘和奇异。理论奠基人是施莱格尔兄弟,代表成员还有诺瓦利斯、蒂克等。因为耶拿派创办《雅典女神神殿》杂志而得名。 耶拿派声称只有浪漫主义的诗才是“无限的和自由的”,鼓吹文学与宗教的结合。在政治上打着“复兴德国民族精神”的旗号,力图巩固封建制度,耶拿派理论上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弗?施莱格尔,他曾经赞扬过法国革命,后来放弃激进主义,形成了消极浪漫主义的理论。他鼓吹人的主观精神支配一切,把诗人的为所欲为,不能忍受任何约束当作首要的创作法则。他的文艺理论在西方产生过比较深远的影响。

这一流派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诺瓦利斯的《夜的歌颂》作者对人生采取否定的态度,歌颂死亡,把梦看成现实,把生活看成梦。他未完成的长篇小说《亨利希?封?奥夫特尔丁根》,是体现消极浪漫主义纲领的作品。描写主人公终生追求一朵神秘的“兰花”,这朵空幻的兰花就是浪漫主义者所渴望和憧憬的真理、爱情、和诗的神秘象征。

耶拿派的浪漫主义理论及其创作实践具有浓厚的唯心主义思想和宗教色彩,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宗法制度和封建关系。

海德堡浪漫派

19世纪德国后期浪漫派。1805年以后,一批作家聚集海德堡,创办文艺刊物《隐士报》,发表评论文章和文学作品,形成新的文学社团,史称“海德堡浪漫派”。代表人物有阿尔尼姆、作家格林兄弟、布伦塔诺等。

该派重视民间文学,大量采集民歌和童话,整理文化遗产,期望以此复兴“德国民族精神”。代表作有阿尔尼姆和布伦塔诺收集编写的民歌集《男孩的神奇号角》,搜集了德国进三百年的诗歌,其中有许多经过改写和再创作,丰富了德语诗歌的宝库、格林兄弟编成的《儿童与家庭童话集》是世界文化遗产中的瑰宝。另外还有艾兴多尔夫的《一个无用人的生涯》等。

十二月党诗人

十二月党人是俄国19世纪初期的贵族革命家,他们在文学方面的成就主要表现在诗歌上。“十二月党诗人”主要有雷列耶夫、奥陀耶夫斯基和别斯土舍夫等。这些诗人认为,文学应该反映时代精神,关心人民命运。他们的作品与贵族革命运动紧密联系,讴歌反专制、争自由的理想。“十二月党诗人”是俄国早期浪漫主义文学思潮中的较为激进的作家,雷列耶夫

的《致宠臣》和《沉思》等诗篇对普希金等进步作家产生过影响。

多余人

由主角到配角的角色转换在19世纪20---50年代的俄国文学中,产生了一大批“多余人”形象,它是19世纪上半期俄国文学中的伟大成就,“多余人”形象与“世纪儿”形象在性格上如出一辙,而且在创作过程中对西欧的“世纪儿”有着直接的继承性。普希金就是拜仑的崇拜者,《恰尔德?哈洛尔德》也是他非常喜爱的作品。因此,“多余人”身上所出现的病态症状,也可以以“世纪病”称之。“多余人”由屠格涅夫的日记体中篇小说《多余人日记》得名,以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屠格涅夫的《罗亭》、冈察洛夫的《奥勃洛摩夫》为代表作。

【补充阅读:1普希金在《叶甫盖尼奥涅金》中塑造的主角是“多余人”形象的始祖; 2莱蒙托夫的长篇小说《当代英雄》是当时“整整一代人的恶习合成的肖像画。”作者用“当代英雄”为小说命名,是在用肯定的语气表达某种对人生的否定性的感悟与理解,是对一种近乎悲剧的人生态度的体察与认同。

3屠格涅夫在其创作生涯中,写了多部描写“多余人”形象的小说,《多余人日记》不仅正式为“多余人”形象命名,也是屠格涅夫创作“多余人”小说的开始。小说塑造了40年代俄罗斯进步贵族知识分子的典型。主人公罗亭青年时代受过进步思想的熏陶,抱有崇高理想。他对人生意义、美好未来的高谈阔论能使所有的听众为之倾倒。然而当纯真的少女娜达丽雅被他激烈的言辞所感染,决心抛弃一切随他出逃时,他却顾虑重重、退缩放弃,是“多余人”中最典型的“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孤独、忧郁、冷漠在罗亭身上并没有明显体现,无为是作者所要着力表现的,以此来表达主人公因社会的黑暗和个人方面的种种弱点无法实现其理想和抱负而成为社会的“多余”。 4冈察洛夫在1859年创作的《奥勃洛摩夫》塑造了俄国文学史上最后一个“多余人”形象。主人公“奥勃洛摩夫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头脑聪明的贵族青年,但他优柔寡断,好空想而懒惰成性,没有实际活动的能力。他总是整天躺在床上或沙发上昏睡,甚至做梦也在睡觉,最后也在睡梦中死去。这个人物身上表现出来的懒惰、优柔寡断、好空想的特点,被人称为‘奥勃洛摩夫’”。 5按时间顺序依次来分析这四部作品,我们会发现四位主人公虽都以“多余人”概称,但他们的思想性格却并不完全相同——查找】

“草叶”

“草叶”是19世纪美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惠特曼在诗集《草叶集》中所运用到的意象,也是该诗集的总名。草叶来自新大陆的泥土和空气,由充满希望的绿色材料组成,它是诗人“意象的旗帜”。草叶是生命力的象征,不论高山平地,不论地方宽窄,它都是扎根、生长。草叶又是发展的,它自发性地生长、繁殖,不需要人们的照料、栽培。《草叶集》本身就是自发性生长的一个极好的例子。最后,草叶又是民主的象征。民主的理想和草叶的意象合二为一的。在诗人眼中,遍布新大陆的草叶与星球的运行同样重要、同样神圣,正如在社会生活中,黑人与白人、男人与女人、总统与平民没有高下、卑贱之分一样。

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是19世纪30年代首先在法国、英国等地出现的文学思潮,以后波及俄国、北欧和美国等地,成为19世纪欧美文学的主流,也造就了近代欧美文学的高峰。现实主义是资本主义制度确定与发展的产物,是资本主义制度内部矛盾的尖锐化在文艺创作中的流露与反映。由于具有强烈的社会批判性,高尔基称之为“批判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的出现是对浪漫主义的反拨,但并不是对浪漫主义的否定。它最初是打着浪漫主义的旗号登上文坛的,许多现实主义作家都是从浪漫主义转向现实主义的,直到19世纪50年代初,“现实主义”这个名词才在欧洲盛行,现实主义才成为一个自觉的流派。 现实主义文学的思想特征和艺术特征;

《人间喜剧》

《人间喜剧》是19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九十多部作品的总称,作者采用分类整理法和人物再现法将这些作品联结成一个整体。具体将作品分为风俗研究、哲理研究和分析研究,其中风俗研究又分为六大场景,是这部小说总集的主干部分,内容最丰富。《人间喜剧》“提供了一部法国‘社会’,特别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卓越的现实主义历史”,《人间喜剧》反映了资产阶级罪恶的发家史、贵族阶级的没落衰亡。《人间喜剧》中描写的一幕幕惨剧,都是围绕争夺金钱而展开的,展示了资本主义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金钱关系及新的社会罪恶。《人间喜剧》作为一部“包罗万象的社会史”,为法国现实主义文学开辟了道路,其中主要的作品有《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幻灭》等。

分类整理法

分类整理法是19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为把《人间喜剧》的九十多部作品联结成一个有机整体而采用的一种方法。巴尔扎克从小说反映生活的不同角度出发,把全部作品分为三大类:风俗研究、哲学研究、分析研究。其中风俗研究是主体,又分为六个场景,即“私人生活场景”、“外省生活场景”、“巴黎生活场景”、“政治生活场景”、“军事生活场景”、“乡村生活场景”。巴尔扎克通过这样的分门别类,全面地描绘、研究、分析各类社会现象,从不同的方向和角度反映了法国当代社会生活的全景。

人物再现法

人物再现法是19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为把《人间喜剧》的九十多部作品联结成一个有机整体而采用的一种方法,即让同一人物在不同的小说中反复出现,每一部小说只反映人物性格发展的某一阶段,多部小说联系起来,才反映出这一人物性格的全貌。人物的这种反复出现也使他们生活的不同阶段和侧面得以展现,最后构成这个人物的整体。人物再现法从情节和人物两个方面加强了《人间喜剧》这一宏伟艺术大厦的内在联系,深化了《人间喜剧》的主题。

巴黎公社文学

巴黎公社文学是19世纪中后期出现的一种新颖的现实主义文学,又称无产阶级文学。它真实地反映了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斗争生活,表现了无产者为理想而奋斗的革命激情。为了当时斗争生活的需要,它往往采用通俗活泼的形式,以劳动群众自己的语言,表现显示生活的材料。巴黎公社文学包括公社成员在公社诞生后约20年间所写的关于公社革命活动的诗歌、小说、戏剧、杂文等,其中以诗歌数量与成就最多最大。巴黎公社文学为20世纪世界无产阶级文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巴黎公社文学的创作队伍是群众性的,其中,鲍狄埃是巴黎公社文学的代表,公社被镇压后,他创作了不朽的无产阶级战歌《国际歌》。路易丝米雪儿是公社的著名诗人和社会活动家,有“红色圣女”之称,她写过许多充满革命激情的诗歌,如《红石竹花》。另外还有于勒瓦莱斯的小说,让-巴蒂斯特克莱芒的《樱桃时节》等。

包法利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