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概论教案 - 下载本文

二、同义词

1、什么是同义词(考核要求:重点掌握) 声音不同而意义相同或相近的词。 2、同义词辨析

同义词虽然是在词义上有相同之处,但是仍然存在着细微的差别,这些差别主要是以下几方面:

(1)、搭配功能不同;(2)、感情色彩不同;(3)、语体风格色彩不同。 练习:辨析以下的同义词 教师——教员——老师 相同点:都是指教育工作者。

不同点:语体色彩不同。教师是对教育工作者的尊称,“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一句话中,“教师”就不能用“教员”或者“老师”代替;“教员”是一般的称呼,“老师”具有口语色彩。 效果——后果

相同点:指事物的结果。

不同点:感情色彩不同。效果一般是指好的结果,后果是指不好的结果。 荒芜——荒凉

相同点:指景象疏荒、颓败。

不同点:语体风格不同。荒芜多用于书面语,荒凉多用于口语。 教育——教导

相同点:都指对人进行教诲。

不同点:搭配功能不同。教育的对象多为群体,教导的对象多是个人;教育可以加上后缀“者”成为专有名词,教导则不行。 三、反义词

1、什么是反义词:意义相反的词。(考核要求:重点掌握) 2、反义词的形式(考核要求:重点掌握)

反义词从表达意义的对立程度上来看,可以分成绝对反义词和相对反义词。 (1)、绝对反义词:词义互相排斥,形成非此即彼得关系。如生——死。 (2)、相对反义词:词义互相对立,但并非形成排中关系的词。如黑——白。 一、义素和义场

1、义素:词义的最小的语义构成成分。

2、义场:一批意义上有共同特征的词聚合再一起形成的聚合群。

义素所侧重的是词义之间的差别,义场侧重的是词义之间的共同点。比如:

A B C 1、马 战马 驮马 2、汽车 军车 货车 3、船 航母 货轮

在上面的矩阵中,横向每一行是义素上的差别,都是指总类——小类,而小类中又按照功用的不同分成两种;纵向每一列是义场的聚合,A是交通工具,B是军事工具;C是货物运输工具。 同样地,我们再看一个例子:

A B C 1、老汉 老头儿 老头子 2、男青年 小伙子 小子

横向的是义素在感情色彩上的差别,纵向的是不同感情色彩的聚合,A是中性的,B是褒义的,C是贬义的,各自构成义场。而整个矩阵又是一个大的义场,指男性。 第三节 词义的组合 一、词语的搭配 1、词语搭配的过程

词义是抽象的,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没有人见过抽象的山。但是,正因为这种抽象性,才使词能灵活地进入不同的交际环境中,而词一旦进入了交际环境,它本身的其他意义(包括语法意义)就会出现,恢复准确表达意义、指称事物的功能。也就是说,从词义的概括到交际的运用,实际上是对事物进行了这样的一个过程:个别一般——个别。也可以说是“归纳——还原”的过程。比如:“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和“他的脸蛋冻得通红”,两句话中都有“通红”,脱离了一定的语言环境,我们指能对“通红”作“红透了”的理解,但是,一旦进入上面的语境,谁都觉得两个“通红”是绝然不同的。同样,我们说“她长着一张苹果脸”和“她的脸冻得像苹果一样”,两个“苹果”也不是一回事,前者强调的是形状,后者强调的是颜色。 2、词语搭配的条件 (1)、适合语法规则; (2)、符合语义条件;

第一、符合现实现象的关系;第二、符合一定的语言团体特色;第三、符合习惯用法。

符合现实现象的关系比较容易理解,就是说词和词的组合应当是有意义的、符合实际的,比如不能说“饭吃我”;符合一定的语言团体特色,就是说词和词的组合要符合一定的语言、方言的说法,比如闽南方言说“喝茶”是“吃茶”,那也

没必要非要人家说成是“喝茶”,潮汕话对大小合适、圆球形的或者是打好包的东西,量词统统使用“粒”,所以足球叫“一粒”,西瓜也叫“一粒”。我们也没必要非要规范成“一个”。符合习惯用法就是有一些在词义方面有矛盾、组合不合逻辑、词义指称不明等方面的情况,在习惯上一直在沿用的,也要继续沿用,比如“打扫卫生”、“安全隐患”与“不安全隐患”、“好容易”与“好不容易”、“恢复疲劳”等等,英语中的习惯用法更多,比如last night.yesterday evening.last evening.bottom up.bottoms up. 还有一些比喻用法,源于典故,比如a bad bush is better than the open field.为什么非用“bush”而不用其他,为什么非要置于“the open field”的环境中,是没法解释的。 二、词义和环境

由于词义的概括性、模糊性,在交际时,词义的还原往往对交际的各方造成影响,交谈者由于各自的生活经验、知识经验、情感倾向等背景不同,对词语的理解也有差异,比如:

教练:小陈,开始学溜冰要降低重心,即使摔跤也不会很重,你看,小李摔倒了也不响的。

小李:教练,想说我胖就直说嘛,何必这样寒碜人!

此外,由于不同团体、不同民族的文化历史背景的关系,各自都形成了一个固定的语言文化系统,有一些语言的解读并不是因为词义的还原引起交流困难的,而是因为对对方文化背景的不了解。比如英语中说“I’m blue”。这就不能理解为“我是蓝色的”,在英语中,“blue”指代“忧郁”、“不开心”等等,是一种比喻的用法。但是,blue blood却又是说“贵族血统”。这样的背景不是掌握了单词的意义就能理解得了的。 三、“言内意外”

语言总是有着巨大的局限的。十九世纪以来,哲学家们都关注着语言的局限性问题,被誉为十九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的维特根斯坦甚至说了这样的话:哲学的任务甚至只剩下对语言的分析了。这句话有褒有贬,一方面是说哲学的走向令人担忧,另一方面恰恰也说明语言的研究、语言的局限确实是作为一个重大的任务

摆在研究者面前。从生理上来说,人类的思维是一种流动的、多元的模式,归根到底是一种化学反应,但是语言本身的特征是任意性、线条性,也就是说,在表达意义上是依靠社会约定俗成的符号系统,在交流上是顺着世间的顺序发出一连串的音。而为了顾及到语言符号系统的简明性,这种约定俗成的符号又不能无穷无尽地进行约定——虽然从理论上说是可以的——否则人类一辈子也休想学会一种语言;线条性发音的生理局限更加难以表达多元的、流动的、无间隙的思维过程——意识流小说就是试图再现这种过程——因此,语言表达人们的思想,体现人类的思维,只能说是一种最重要的工具,而不能说是唯一的工具。而工具本身归根到底是一种手段,是一种借助,与表现对象、目的当然是存在着一定的距离的。也就是说,语言是不可能穷尽人类的思维的,是不可能充分表达人类的思维的。这样,在交际是就会出现很多空白,这些空白需要交际者互相之间凭借着对对方的了解而填补,这就形成了较集中的“言外之意”和对言外之意的理解。请看下面的例子: ——小李为人怎样? ——他与上级的关系很好。

人家问的是小李的“为人”,包括的内容很多,比如性格、修养、工作等等,当然是不可能简单地说得清楚的,说那一方面,不说那一方面,本身就体现出说话者本身的情感意象。但是绝大多数人会采取两种方法:一是先总体介绍,比如“很好”,再作具体说明;二是重点说他本身存在的一些情况,如“对人热情”,“工作卖劲”,“聪明”等等。但是在这里,回答者却是说出一种关系,把第三者扯进来了,“与上级的关系很好”,言外之意就是说小李善于吹牛拍马,对朋友、下级就不怎么样了。又比如: ——妈妈,我想去外面玩。 ——就要考试了。

小孩子想去外面玩,妈妈没有对此做出同意或不同意的答复,而是说“就要考试了”,很委婉,但是含蓄地表示不同意,而且有可能批评孩子贪玩。 语言不能充分体现人类的思维,当然是一种局限,但是,也正因为这样,语言才会丰富多彩,也正因为这样,才使文艺作品有着异乎寻常的魅力,使人们的